Sakuma Rei

语擦皮朔间零
闲的没事会写一些文(HP/snowman/偶像梦幻祭)
球球了球球了
能不能别光看啊呜呜呜
点点小红心点点小蓝手
再不济随便评论几句啊呜呜呜

嘛,吾辈昨日傍晚同事务所的友人去了一个饭局

明明前期聊的私事还算愉快

等到后期,有位大人突然谈到了「钱」和「升职」一类的事情

结果场面开始失控了(无奈)

那位大人物开始趁着吾辈友人喝醉的机会套话

幸好吾辈还算清醒,帮友人挡了下来,不过也被灌了几杯酒

还真是对权利永远贪得无厌的人类啊…

害得吾辈到现在头还痛着,下次还是少去饭局吧

绑专戏

给吾辈最爱的弟弟@朔間 凛月 


轻轻推开公寓的门

看见厨房里那一方小小身影

心中不由得暖了几分

吾辈唤道“凛月…”


没有了外人的眼光,吾辈的弟弟其实与吾辈关系还算不错

其实心中清楚,凛月只是不想在吾辈这个哥哥的阴影下活着罢了


“唔,正好我烤了点心,要试一试嘛”

香甜的气息钻入鼻中

端上来的点心样子却着实一言难尽


白皙的指尖轻轻拿起,送入口中

唇齿间立即附上一阵醇香

“凛月的手艺又进步了呢”吾辈笑着说

“哼,你这家伙还算有眼光,我这可是要给阿绪带的零食”

“诶——是吾辈不配拥有凛月的爱吗…吾辈好伤心呐…oioioi”

“喂!你不要用那种孤苦伶仃的老爷爷语气说话啊!”

“啊啊…好~烦,你的那份我放在厨房了!”


终于听到了想要的答案,吾辈窃笑着

望着凛月出门的背影,吾辈不知为何突然说道“凛月,吾辈以后会一直陪伴汝的”


弟弟的身影顿了顿

吾辈暗道不妙,这件事情从再次相遇开始就一直是冷处理,凛月应该还在生吾辈的气吧……

黯然神伤时,却突然听见稚嫩声音

“知——道了,要是再敢抛弃我你就死定了!”

说着便拎着饼干出去,重重摔上门


吾辈愣愣地看着他离开的方向,长舒一口气

凛月没有生气

因为吾辈在那一瞬看见了他绯红的耳廓



凛月,吾辈最亲爱的弟弟,在将来,吾辈一定一定会永远陪伴汝。

午夜时分

吾辈悄悄从床上爬起

将包装精美的礼品放在舍友窗前

看着可爱后辈甜美的睡颜

吾辈不仅笑了笑

“呐,希望汝能够喜欢吾辈给你的生日礼物呐,蓝良君~☆”


吾辈不禁想起以往蓝良君激动的“love~☆”


“嘛,这孩子总是喜欢吾等的周边

想必全套UNDEAD签名周边会赢得他的心吧?

kkk…”

我靠lof你特么别搞我

吾辈仍然相信着羁绊与缘分

即使分别,但汝等仍然是吾辈的伙伴

抱歉有点伤感(笑)大概是老爷爷的通病吧

嘛,话说吾等UNDEAD好久没有聚会了

好思念小狗与薰君还有阿多尼斯君呐…

有时间聚一聚吧(思考ing)

欢迎来绑专——名单在置顶

嗯…

「暗恋」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呢?

诶?小姑娘不要误会吾辈呐(笑)

吾辈最近接了一个影视剧委托

要求吾辈扮演一位暗恋女主多年的魔王

只是吾辈好像还不能很好掌握「暗恋」的感觉(叹)

因为听说「中之人」小姑娘正在暗恋,所以去问了她

结果小姑娘重重叹了一口气,说了一堆就算是吾辈也无法理解的话,好像是因为她暗恋的是一位永远也不可能在一起的人…

她是这么说的

“朔间前辈…「暗恋」就像你的心脏是一瓶未开封的柠檬汽水,你的心会随着暗恋对象的一举一动而震动,要么那瓶汽水的气鼓出来,留下满心酸涩黏腻,要么…就那样放着,直到过期”

无论如何,吾辈还是不理解啊…

真没想到这世上居然还有吾辈不懂的事情呐(无奈)

我去…

写了将近一千字的死戏在草稿箱里被lof吞了😭

别管我了

我要紫砂😭

中之人咳嗽感觉要咳过去了😇

天堂见

嘛…

因为感冒让大家担心了喏…

真是太抱歉了呐

不过尽管收到了大家的祝福

吾辈还是不可避免的没有好起来…

鼻子也不通气嗓子也痛…

oioioi~

小零真的好~伤心呐…

明明昨晚早早进了棺材睡觉的啊…